2018全球互联网科技圈十件大事,为何中国缺了这样?

2019年1月17日

2018年即将接近尾声,回首这一年,全球互联网科技圈在隐私监管与知识产权争议中起伏跌宕,掀起了不小的惊涛骇浪。

近日,国内知名媒体联合盘点2018年互联网科技圈十大事件,美国特斯拉公司的SpaceX一飞冲天位居榜首,优步无人车发生惨案也博人眼球;而上榜的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却被各种并购与丑闻“裹挟”。最令人心痛的是,中国互联网企业一年来在创新突破上乏善可陈,无一登榜,甚至连创新“噩耗”也没有传来,让“突围”中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创新能力又打上了大大的问号。

“烧钱”创新——中美科技企业有什么不同?

今年2月,美国特斯拉公司的SpaceX一飞冲天,打破了的“沉默”。一时间,SpaceX带来的启示成了中国网民心中的隐痛。为何中国是今天全球科技产业最发达的国家,SpaceX却没有在中国诞生?

中国人睡觉时发生了什么其实不必大惊小怪,但让人担心的是中国科技企业面对全球科技创新竞赛时在“睡觉”。

今年,没有入选互联网科技圈新闻,却最该当选的是新“四大发明”的中国共享单车“军团”几乎全军覆没,OFO深陷兑付危机,而胡玮炜卖掉摩拜后,全身而退。从更大的圈层看,美国互联网科技企业高通与苹果在知识产权方面“你死我活”,战火却在中国的手机市场燃烧,而多数国内公司只能做个看客;京东与腾讯纷纷传出架构调整的消息,传统电商与即时通讯业务的“瓶颈化”,让BATJ这只中国互联网“王牌军”陷入自身发展的“围城”中,面临突围。

曾被寄予厚望的工业富联,在炒作与做空的浪潮中股价急转直下,富士康更传出几十万人的裁员消息。

人们是否应该思考,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,到底缺失了什么?

马化腾曾表示,我们的数字化创新需要“沉下来”,发扬“数字工匠精神”,从外到内打磨每一个细节的改进,而不是热衷概念炒作。

而作为智能制造领域代表人物的董明珠,则一语戳中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痛楚:“走自主创新之路才有未来,走自主创新的道路,才可能掌握明天”。

那么,身为互联网创新企业,中国的代表企业们,为何没能“沉下去”,诞生自主创新的“黑科技”产品?

“中国的商业模式创新已经走在了美国前面,但技术创新却是个短板。”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

的确,科技工具就像种子一样,与各国经济社会的“土壤”相结合,诞生出各种科技产业新模式、新业态。中国消费市场容量巨大,因而有了阿里、腾讯这些互联网应用领域巨头;美国的软件、工业、航天基础雄厚,于是有了谷歌、微软、苹果、特斯拉这样的创新领头羊。

而同样一场科技革命,互联网+商业模创新在中国勃兴,诞生了共享单车、网购、支付宝,占据了“新四大发明”的三席。而美国则继续科技创新的“老路”,诞生了SpaceX、无人驾驶汽车、阿尔法狗。

如果说,这两种创新模式有什么相同点的话,那就是“烧钱”。不同的是,多数中国互联网企业把钱“烧”在概念炒作,与亿万消费者使用习惯的培养上,为垄断式的商业模式铺路。美国科技公司也“烧钱”,却多用于前沿科技研发。

由此带来一个有趣的现象:欧美国家最顶级的科技实验室多设在企业,这也意味着科技转化的速率会更快;中国早在2007年提出构建创新型国家时就鼓励在企业设立国家重点实验室。可今天能够设立在企业,且实现重大科技突破的此类实验室却仍是凤毛麟角,浪潮的高性能服务器和存储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就是其中一个。也因为如此,浪潮诞生出中国第一台关键应用主机,成为全球仅有中美两国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更不好的现象是:互联网时代,在商业模式创新上过度“烧钱”,而忽视科技创新。如果你定义自己是个互联网企业,那这么做就是在舍本逐末!

“功利”的创业者

无论戴威如何固执,他的小黄车已经走入无法盈利的怪圈中,而在他身后,还有更多的互联网大佬们没有“上岸”,必须通过掩盖账目来,或在公关市场制造新噱头来“打发”投资者。

遗憾的是,随着2018年全球经济形势的不景气,银根趋紧,投资大潮也随之退去。而潮水退了之后,大家发现有的人已经上岸,有的人依然在裸泳。

从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发展至今,至少已有20年历史,其中依靠中国人口与服装鞋帽产业红利发展起家科技企业,都成功打造了自身的商业模式,可最近5年中的依靠投资造富神话越来越多,能够单来盈利的互联网创新产品却越来越少。

2018年,就有bilibili、爱奇艺、虎牙直播、拼多多、优信二手车美国上市,小米、平安好医生、美团等在中国香港挂牌,第三次互联网科技企业上市达到高潮。

然而,这些企业是否已经通过上市这一终极“上岸”?2018年,或许只是一个开始。

事实上,作为创新的最大市场主体,中美两国科技初创企业在接触第一轮投资时,其创新模式的路径,事实早已被两国不同的创新氛围锁定了。

美国的科技初创公司拿到第一轮融资时,投资大佬都是看中其科技原创实力,以及长远前景。

1986年,乔布斯以1000万美元收购了卢卡斯的电脑动画部,成立了皮克斯动画工作室。2006年,当乔布斯将皮克斯卖给迪士尼时,成交价是74亿美元。这是一个值得借鉴的美国案例:一个持有科技股份20年的投资者,成就了一家身价翻了740倍初创企业。

相反,中国的科技初创公司拿到第一轮融资时便有被资本“拔苗助长”的嫌疑。投资方希望快速上市、变现,初创公司则思考如何获得下一轮融资,在商业模式尚未被复制与迭代前跑到头部,获得垄断地位。而科技创新虽然能够保持竞争优势不被轻易赶超,此刻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,反而少人问津。

创新,本应是企业家的一项基本本能。在彼得·德鲁克的《创新与企业家精神》中他描述,是创新让企业能够始终抓住外部机遇,专注于质量与工匠精神。

在中国,虽然许多互联网科技企业领袖口不离“创新”,然而它所在的企业却没有一项科技领域的知识产权与专利。无怪乎身负“七项颠覆性创新”的马云坦言,他只是利用了互联网,把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。因此这样的创新常带来中国电商现象级的变迁,却难以让行业得到持久发展。

而董明珠自问自答,今天为什么提出来从注重数量的发展转向注重质量的发展,因为我们大而不强,因为我们的产品在国际上没有地位,世界品牌评选的时候,没有一个是中国品牌,因为没有掌握技术,所以你做不到。

“特斯拉现在还在赔钱,但我们能看到它在科技创新领域不断发展。在中国,我们对初创企业的盈利往往要求过高,有的要求3年内就盈利,这样怎么鼓励科技创新,培育壮大科技产业呢?”孙丕恕说。

同样作为中国科技与制造业领域的常青树,董明珠与孙丕恕可能还在纳闷一件事,30年前的中国,创业环境远不如今天优越。可今天,创业环境好了,创业者们却坐不住凳子了。

互联网科技这块“骨头”,如何硬起来?

舍本逐末,急功近利,成为今天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发展遇到的最大问题。

那么,为什么当下中国没有诞生特斯拉,中国科技企业为何没能研发出SpaceX,很多度过了几十年发展历程的中国企业家已侧面给出了答案。

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时,强调了创新需要强化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,这或将成为创新型国家建设的最新方向。

不过,对于中国为何没能诞生SpaceX,有网友为国内科技企业打抱不平说,不能拿马云、马化腾与马斯克对比,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成功商人的代表。所以,不管阿里、腾讯的技术多么厉害,它们的本质依旧是商业,核心竞争力依旧是商业模式。现在阿里、腾讯尝试的很多方向,也不是为了科技创新,实质上还是一种商业布局。

而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与他的合伙人们在创业前都是计算机领域的“天才”,这不仅决定了谷歌不仅是一家互联网公司,还一直在致力于开拓科技的边界,创造不存在的事物。所以我们能看到谷歌的很多尝试,比如无人驾驶汽车,比如谷歌大脑,比如量子计算机。

这样说似乎有一定的道理。事实上,一家公司的基因很大程度上是由领导人决定的。领导人的知识、胸怀与境界,基本决定了这家公司的境界。

不过,今天随着消费互联网产业“登顶”,如果说以前的互联网更多是个人消费,也就是传说中的2C,不需要那么多“沉下去”的创新来支撑的话,那么2B将会是今后各大巨头鏖战的“新蛋糕”,而这块“蛋糕”,如果不懂技术创新,不具有工匠精神的扎实,在流量红利即将结束的时候,今后巨头们竞争的重点,就仅剩下如何帮行业商户提高一点办事效率了。

正如马化腾所说,互联网企业要在数字技术上要“站上来”,只有科技这块“骨头”足够硬,我们才有和国际巨头平等对话的机会。

于是,在科技概念炒作,商业模式翻新在国内处于一片热潮之时,中国互联网科技产业中,需要有企业安下心来为科技创新,认真搞学问,潜心做研究。

否则,一夜倒塌的就不再是急功近利的互联网“暴发户”,而是曾经我们引以为傲的互联网“骄子”

来源(IT思享界) 作者(IT思享界)

兰州宏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(www.hongdianwangluo.com)